• 您好
  • 免费注册
  • 减持汾酒套现,华润系的白酒生意不好做

    发布日期:2024-06-03 11:49 阅读量:522

    5月20日,华润系旗下投资公司宣布减持山西汾酒股份。在行业调整期阶段,华润集团旗下的其他白酒业务也面临增长压力。


    5月20日,华润系股东减持山西汾酒的公告一出,山西汾酒股价连续两天应声下跌。


    据天眼查,华创鑫睿(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创鑫睿”)为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汾酒”)第二大股东,持有后者11.16%股份。


    减持公告显示,华润创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创业”)持有华创鑫睿80.62%股份,华润创业联和基金一期(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联和基金”)持有华创鑫睿19.38%股份。根据联和基金相关合作协议,其面临基金到期退出安排,因此华创鑫睿本次拟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800万股,自本次减持计划公开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含3个月期满当日)实施。


    尽管公告表示,此次减持主要是由于基金到期退出安排,华润创业不会改变对山西汾酒的信心和认可并将通过华创鑫睿继续持有公司股份,没有减持公司股份的计划。但从二级市场反馈来看,华润系在山西汾酒业绩向好时减持的行为,似乎减弱了投资者的乐观心态。


    5月20日公告发出后,山西汾酒5月21日股价开盘下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3%,单日跌幅1.22%,收盘价261.33元,相较前一交易日总市值缩水近40亿元。5月22日,截止收盘,山西汾酒报259.42元/股,下跌0.73%。


    华润系的入股曾为山西汾酒带来管理层面的优化、渠道扩展及数字化革新,这都促进了企业业绩的提升。


    2018年,华润创业以51.6亿元购入山西汾酒9915.45万股,持股比例11.45%,每股转让价格52.04元。加入华润力量之前,山西汾酒的营收长期徘徊在40亿元水平。2021年,华润创业又增购山西汾酒约3966.18万股,直至2023年第三季度才减持了270万股,持股比例下调至11.16%。


    山西汾酒2023年的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年度营收首次突破300亿元大关,净利润亦跨越百亿元里程碑。今年第一季度,山西汾酒的净利润表现超越了洋河股份和泸州老窖,在白酒行业“探花”之争中保持稳定。


    尽管如此,“白酒行业第三”的宝座归属仍存变数。另外两家竞争企业中,洋河股份虽增速放缓,但营收规模尚居首位;泸州老窖一季度虽在绝对数值上与前两者有差,但营收与净利润增长率均超过20%,展现出强劲增长潜力。


    今年是汾酒复兴计划中第一阶段的收官之年,在如此重要的节点上,华润系的减持将会对山西汾酒的“江湖排名”产生怎样的影响,仍是行业关注的话题。


    事实上,自2023年一季度以来,白酒市场整体面临动销减弱、价格倒挂的现象,在行业调整期阶段,华润集团旗下的其他白酒业务也面临发展难题。


    目前,华润已经入股四家白酒企业。在行业看来,华润创业所持有的的山西汾酒,更偏向华润的财务投资。2020年,华润啤酒成立全资子公司华润酒业,加之后续对三家白酒公司的控股,集团深度涉入白酒的旅程从此展开。


    2021年,华润系华创饮品贸易有限公司斥资13亿元收购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40%的股权,成为景芝的第一大股东;2022年2月,阜阳投发与华润战投签订《股权转让协议》,阜阳投发拟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将所持有金种子集团49%股权转让给华润战投;2022年10月,华润啤酒公开以123亿元收购金沙酒业55.19%股权的计划。


    但从2023年业绩来看,上述三家白酒企业的表现仍难言理想。


    根据华润啤酒2023年财报,旗下白酒业务在报告期内贡献20.67亿元收入,税前盈利1.3亿元。上述“白酒业务”主要指金沙酒业,华润酒业所持有的山东景芝及代管的金种子酒则未计入。


    根据企业披露,金沙酒业2021年营收为36亿,但高销售额的代价是面向销售渠道的大量压货,这造成2023年华润酒业接手后所面临的高库存、价格不稳定问题。


    相对高位接手的成本,企业去年的营收尚不及收购金沙酒业的费用零头。对此,华润啤酒董事长侯孝海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无论业绩腰斩还是脚斩,都要先把这部分(上述两个问题)做好”。


    上市公司金种子在2021年之后,就处于连续亏损状态。华润入主的2022年,实现营收11.86亿元,同比减少2.11%;扣非后归属净利润为1.87亿元,同比下降12.45%。2023年,金种子总体营收为14.69亿元,归母净利润-0.22亿元,虽然业绩同比上升明显,但仍未转盈。


    而非上市公司景芝已连续三年未向外界披露具体的营业数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景芝白酒的营收分别为9.99亿元、12.22亿元、11.25亿元,华润方表示,这两年营收均已“超过10亿”。但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景芝在山东省外市场影响力仍然较小。


    与华润啤酒布局白酒业务几乎同时,在此前白酒高热度的市场背景下,不少资本跨界涉酒。但从近期表现来说,资本进入白酒的商业故事似乎都讲得不太顺利。


    舍得酒业在2023年全年的净利润低增长之后,更是在今年一季度出现净利润同比下降。相对于2021年、2022年复星系入主后的业绩高增长,企业如今出现增收不增利现象,也陷入“失速”状态。


    去年起就掉队严重的酒鬼酒成为今年第一季度业绩滑坡最为明显的白酒上市公司之一。报告期内,企业营收同比下滑48.79%,至4.94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0.73亿元,同比下滑75.52%。中粮入主酒鬼酒后,企业曾迎来高速发展期,但2021、2022年的高业绩基数更加凸显了2023年的营收、净利润双降。


    跨界资本涉酒,仍然还差一份让人亮眼的成绩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