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
  • 免费注册
  • 白酒上市公司高管薪酬榜大揭秘

    发布日期:2024-06-03 11:52 阅读量:110

    2023年,九成以上白酒上市公司业绩实现了正增长,半数以上保持两位数增长。酒企业绩连创新高,员工们涨了多少薪水?


    新酿酒记者统计了2023年所有白酒股的薪酬、员工变化,并计算出非高管员工的平均薪酬。21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去年员工总数超过13.6万人,增加了6000多人,共有18家酒企的非高管人均薪酬去年出现上涨,3家非高管人均薪酬出现下滑。


    其中,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3家的非高管人均薪酬超过30万元,仅有贵州茅台一家超过40万元。不过增长最快的是金种子酒,去年非高管人均薪酬大幅增长65%。


    相比之下,酒企高管年薪超过百万的并不鲜见。2023年共有古井贡酒、舍得酒业、金徽酒、水井坊、今世缘、洋河股份6家的高管人均报酬超过百万。高管个人年薪超过百万的有15位,其中超过300万元的有6位,分别是珍酒李渡CEO颜涛、珍酒李渡实控人/总经理吴向东、口子窖董事长徐进、水井坊代总经理蒋磊峰、山西汾酒副总经理张永踊、金种子酒总经理何秀侠。


    不过高管们的薪酬波动幅度也远大于普通员工。21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有11家去年高管人均报酬上涨,其中金种子酒高管人均报酬同比增长两倍;10家的高管人均报酬下滑,其中去年再次转亏的皇台酒业高管人均报酬下滑近三成。


    18家白酒股非高管人均薪酬上涨


    要知道上市公司的员工人均薪酬,并没有现成数据。


    A股并不强制要求上市公司披露人均薪酬。在报表中,职工薪酬根据岗位被归于不同类别,且退休员工福利、辞退开支、工会经费、职工教育经费等也被纳入应付员工薪酬,因此市面上有多种计算人均薪酬的方法,其依据各有不同。


    本文仅以报表中“支付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依据,这也是有投资者咨询员工薪酬时一家上市酒企建议的参考数据。这一数据并不等于员工到手收入,不包含员工的非现金报酬、不包括离退休人员福利,但包含了企业当年为员工支付的工资、奖金、津贴、补贴以及企业承担的五险一金和代缴的个人所得税,大致可视为企业当年的员工薪酬支出总额。


    根据新酿酒记者的统计,21家A股白酒上市公司中,有18家去年员工薪酬总额保持了增长。绝对额增长最多的是贵州茅台,去年支付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超过138亿元,多了20多亿元,相当于一些酒企全年的收入。


    员工薪酬总额下滑的有顺鑫农业、水井坊和酒鬼酒3家,减支幅度都在两三千万元。顺鑫农业去年亏损,酒鬼酒业绩下滑,只有水井坊去年业绩保持了增长。


    企业支付的薪酬总额增长,并不一定是给员工涨薪了,也有可能是员工显著增加造成薪酬开支增长。


    21家白酒上市公司,去年有13家员工总数出现增长。其中贵州茅台去年增加了1800多人,古井贡酒增加了1600多人,洋河股份多了900来人。员工数上万人的有5家,分别是茅台、五粮液、洋河、汾酒和古井贡酒。


    要判断员工是否涨薪,还是要看人均薪酬。但众所周知,企业高管的薪酬往往与普通员工有较大差距,因此计算人均薪酬还需要扣除当年董监高的报酬。


    新酿酒记者按此计算,2023年18家酒企的非高管人均薪酬出现增长,水井坊、酒鬼酒和顺鑫农业的非高管人均薪酬出现下滑。


    其中涨幅最大的是金种子酒,非高管人均薪酬从前一年的9.4万元增长至15.5万元,涨幅65%。这一涨幅有其员工人数大幅下滑的因素,去年员工少了400多人,相当于少了16%的员工。不过即便是假设其员工不变,其去年非高管人均薪酬涨幅也接近四成。


    今世缘、金徽酒、岩石股份的非高管人均薪酬也有两成左右的增长,分别从前一年的12.2万元、11.4万元、19.9万元增长至去年的15.6万元、13.5万元、23.8万元。


    普通员工的薪酬变化,和酒企的业绩并不一定同步。岩石股份去年非高管人均薪酬增长了20%,其去年营收大幅增长近五成、归母净利润翻倍。


    员工薪酬与企业体量也不是成比例的。贵州茅台年营收是岩石股份的90倍,但其非高管人均薪酬还不到岩石股份员工的两倍。年收入不到15亿元的金种子酒,与年收入百亿的今世缘,去年非高管人均薪酬是相当的。


    需要指出,部分酒企的人均薪酬涨幅实际上要偏低。除了上述金种子酒,去年五粮液、山西汾酒、伊力特、金徽酒、皇台酒业、青海春天的员工也都有所减少,导致分母变小,这意味着统计出来的非高管人均薪酬涨幅要比实际更高。


    高管薪酬上限更高、跌幅也更大


    相比普通员工,高管的薪酬天花板要高得多,但跌起来也更厉害。


    记者根据各家的董监高税前报酬和领取报酬高管人数计算,2023年共有11家白酒上市公司高管人均报酬上涨,涨幅达两位数的有9家,接近一半。


    需要说明的是,不少国企背景的酒企高管不在上市公司领薪水,而是在集团拿薪酬,此外还有部分董事、监事还会从关联方领薪,因此很多酒企的高管薪酬总额实际上要多于财报所列数字。


    此外,酒企的高管、核心技术骨干还会从股权激励计划中获得收益。这类计划覆盖的员工多在几十人到数百人规模,少数时候甚至能覆盖数千人。但无论是哪种股权激励计划,核心管理层都会被纳入其中。在股市行情好的时候,这部分股权变现带来的收益,上限远远高于日常薪资。


    高管薪酬增长最多的依然是金种子酒,董监高合计报酬从前一年的不到660万元大幅增长至去年的1279万元,增长94%;由于领取报酬的高管人数减少,高管人均报酬更是大幅增长了两倍,超过90万元,在白酒上市公司中可以排进前十,多位高管去年税前报酬超过百万,其中总经理何秀侠去年税前报酬接近305万元。金种子酒去年营收增长近24%,但未能扭亏。


    保持高增长的酒企,去年高管薪酬普遍增长。


    金徽酒2023年业绩涨幅在20%以上,其董监高合计报酬从前一年的1358万元大幅增长至去年的2235万元,增长近65%,由于领取报酬高管人数未变,高管人均报酬也同样大涨65%左右。


    山西汾酒2023年的高管人均报酬增长六成,达到86万元,不过实际涨幅并不大。其高管中收入增长最快的是山西汾酒副总经理、汾酒销售公司总经理张永踊,税前报酬从前一年的不到100万增长到去年的305.66万元。


    国企高管的薪酬涨幅受到严格控制,与所在地的财政情况、国资体系待遇密切关联,而多数白酒都有国企背景,且都不在一二线大城市。因此在国资控股的白酒上市公司中,不考虑股权激励等非现金收益,税前报酬超过300万元的凤毛麟角。


    即便是去年利润总额上千亿的贵州茅台,2023年没有一位董监高的税前报酬超过百万,最高的是茅台集团企业管理部主任谢钦卿,去年税前报酬96.27万元。


    民营、外资背景的酒企,高管的薪酬天花板普遍更高。


    外资控股的水井坊,今年3月末刚离职的前代总经理艾恩华去年税前报酬超过528万元,接任的蒋磊峰去年税前报酬超过307万元。民企口子窖的董事长、总经理徐进,去年税前报酬超过364万元。港股的珍酒李渡,CEO颜涛去年算上股权激励的总薪资超过658万元,实控人、董事长吴向东去年总薪资579万元,都在行业处于领先。


    高管与普通员工的收入差距,在民企也体现得更为明显。


    口子窖去年高管人均报酬77万元,是非高管人均报酬11.1万元的7倍。而且扣除几位年薪数万元的独董后,其非独董高管的人均报酬更是超过百万元,差距更大。


    不过,去年也有业绩下滑的酒企高管是整体降薪的。多次濒临退市的皇台酒业去年再度转亏,去年董监高中仅剩下副总经理杨利兵、营销副总经理姚德军税前报酬超过20万元。


    去年亏损近3个亿的顺鑫农业,董监高合计报酬740万元,比前一年大幅减少了300多万元,高管人均报酬减少了16%左右。2022年,董事长李颖林、副总经理宋克伟、总经理李秋生税前报酬分别超过112万元、96万元、87万元,去年都降至60万甚至不到,降薪幅度多达三四成。